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逆流战国当名嘴 > 第二十九章 奇货可居

第二十九章 奇货可居

逆流战国当名嘴 | 作者:虞龙泽| 更新时间:2019-04-30 21:4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姜姑娘,两位师兄弟,你们去前院等我一刻钟,我再去和姜伯父淡淡。”

    苏秦回头笑笑,深吸一口气,然后步履沉稳地再次走入大堂。

    荆尚刚想跟上去,被张仪拉住,姜杏儿微微皱眉,父亲爱钱如命,这人勇气可嘉,但多半会灰头土脸地回来。

    三人默默无言先去前院等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口人影一晃。

    正在竹简上记账的姜夷庸,还以为是自己女儿返来,抬眼一看,竟是那个姓苏的士子,这人好大的胆子,已被自己赶走,居然不经通报,擅自闯进来。

    他把毛笔放下,斜眼望向苏秦,还未出言训斥,就听苏秦抢先开口道:

    “在下不请自来,伯父一定很生气,因为苏秦今日不过是一介布衣而已。”

    姜夷庸鼻子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若日后苏秦以大夫之身来访,想必姜伯父必然会倒履相迎吧。”

    苏秦拱手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姜夷庸眯眼看了看苏秦肩头的那块补丁,脸上安静了片刻,失声笑道:

    “士子怎么不说日后成了相国?”

    他一脸戏谑之色,喝了一口米浆,悠然说道,“穷得连马都养不起,居然如此大言不惭,真是可笑之极!”

    “姜伯父可知齐国开国之君姜太公?”苏秦面不改色,语气平静地问。

    心里暗暗腹诽,我是想说日后是相国来着,而且不只一国,配足足六国相印,就怕说出来吓死你。

    “这个连齐国三岁小儿都知,苏士子,你有话就直说,老夫可没多少闲功夫陪你浪费口舌。”姜夷庸语气冰冷。

    “想当年,姜太公做过卖肉的屠夫,也当垆卖过米酒,但都惨淡经营,让他食不裹腹一生潦倒,然在七十二岁时借江边垂钓,引周文王慧眼识珠,帮文王钓了我大周八百年天下!”

    “苏秦想告诉伯父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语气有意停顿了一下,说出那句让很多年轻人莫名亲切的话,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!”

    姜夷庸眯起眼,静静看着他,

    然后用袖子擦去刚才苏秦在慷慨激昂中喷在他脸上的口水。

    苏秦看自己口水都喷到脸上他都不生气,心里暗暗窃喜,看来有戏了。

    不料这个姜伯父缓缓伸出手,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“士子请,请士子七十二岁再来向老夫的孙子借马。”

    苏秦一脸黑线,嘿,这人还挺幽默,还真是茅坑里那啥,又臭又硬。

    他脚下没有移动半步,察颜观色,这老伯虽语气不善,其实蛮有涵养的,自己多赖一会儿也应该没关系。

    他调整语气,又道,“敢问伯父,种田之利与货殖(经商)之利孰高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货殖。”姜夷庸哼声道,他原本准备起身轰人,却突然听他谈起了“利”,作为商人,这话题正中下怀,他耐下心来,且听这书呆子有何高见?

    如果是低见,打趣一番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哼,在老夫面前谈利,简直是鲁班门前弄大斧,不知蠢字是怎么写的。

    “那么苏秦再请问伯父,一般货物获利多呢,还是珍奇货物获利多呢?”

    姜夷庸嘴角一声冷笑,“苏士子,你在戏耍老夫吗?当然是奇货,我等行商之人,谁不知道奇货可居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苏秦点点头,故意四下警惕地张望一番,然后压低嗓音说道,“伯父可知你这屋内就有一件奇货?”

    我屋内居然有奇货?姜夷庸愣神片刻,看苏秦一脸郑重,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,他立刻站起身,环顾大堂。

    从镂空的屏风,到座前的案几,大堂内每一件物品都细细扫视,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让他获利的物品。

    “士子,你说有奇货在我屋中,所言奇货到底是何物?”姜夷庸沉声问。

    苏秦上前一步,指着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原来所谓的奇货竟然是士子你自己?哈哈哈。”姜夷庸怒极反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想让老夫把你卖了,换钱借马不成?老夫可不是人牙贩子!”

    “伯父误会了,苏秦并非是把自己当货物,要向伯父求售,只是打个比方。”苏秦咳咳,笑着解释,“伯父住在云梦山下,应该听过家师鬼谷先生之名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乃师是乃师,你是你。”姜夷庸撇撇嘴,重新落座。

    “家师乃天下第一奇人,所谓名师出高徒,远的不说,我有个师兄叫孙膑,伯父可听说过否?”

    “孙军师,老夫早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他以一人之力打败魏国十万雄兵,给大齐立下赫赫战功。自从孙师兄功成身退后,家师又精心培育了两个得意弟子。”说到这里,他意味深长地笑了,嘴里慢慢出口,“一个是向你借马的张仪,另一个就是在下苏秦。”

    他安静地盯着姜夷庸,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气势从身上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“伯父,你可知,为什么你家中生意只局限在小小的齐国一隅,而同样经商的孔子弟子子贡却能游走诸国,生意遍及天下?为什么你家中富裕,却只能按官府规定不得穿绫罗绸缎只能和庶民一样穿土布麻衣,出门只能驾一马之车,而子贡却能锦衣玉食,高车驷马?”

    姜夷庸垂目不语,倒不是被苏秦的气势吓住,而是苏秦所言句句属实,句句痛心,让他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此时的齐国,虽然在当年管仲为相时,大力发展商业,但除了子贡和范蠡等天下巨商外,其他大多数商人的地位依旧低下,所谓“士农工商”,商人位置在最后面,一想到即使在家财远不如己的区区乡吏面前,自己都要点头哈腰满脸赔笑。他就时常气得连饭都吃不下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同为商人,子贡前辈和范蠡前辈却能够在各国长袖善舞。

    真正原因是他们不仅是商人,还是士人,范蠡经商之前是越相,而子贡也曾是鲁卫两国的相国,凭借这层人脉,他们行商各国畅通无阻,无人敢苛扣刁难。可惜自己连生了四个女儿,没有儿子,否则送入乡学好好培养一番,未来说不定老姜家也出来一个大夫什么的,如果有大夫卿相为自己撑腰,看那些乡村小吏可敢对自己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看他脸色不停地变幻,苏秦一鼓作气地再加一把力,“伯父,苏秦等人不过是借伯父一马而已,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日后我和张仪学成下山若为大夫卿相,必然不忘伯父今日之情,比对今日伯父借之区区一马,我等日后相报,可以说是一本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了,请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苏秦把“利”字说出口,再次被姜夷庸挥手打断,这次异常坚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仪和荆尚两人在蚕房外左等右等,一刻钟都过了,苏秦还没出来。

    正想让姜杏儿去看看情况之时,苏秦匆匆走了出来,灰头土脸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二人齐齐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早在窗内看见他们表情的姜杏儿,从蚕房走了出来,温言安慰道:

    “等晚上,我再让娘亲和父亲说说,一匹马而已,而且一月只借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姜姑娘,你错了,是两匹马,五日借一次。”苏秦抬头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三人一齐痴呆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张仪快要哭了,苏秦估计在里面受的打击太大了,人开始疯疯癫癫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别吓我,我们赶紧回山。”张仪抓住苏秦胳膊准备把他架出去。

    苏秦憋不住,终于笑起来,“哈哈,姜伯父答应了,以后我们五日可以借一次马,是两匹,而且不要租金!”

    他耳边浮现出门时姜夷庸对他说的一句话,“不要再说了,请!请士子出去牵马,两匹,五日一借,无需破费,日后还请两位士子多来寒舍做客。”

    听苏秦把情况说完,张仪和荆尚欢呼雀跃地把苏秦抱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突然间,荆尚又捂着腰退开,说被什么硬东西膈得很疼。

    苏秦从袖口里取出一个钱袋,感慨笑道,“姜伯父慷慨啊,这是他给我等的100钱,说是为我等助学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免费借马就已经让他们难以置信,竟然…竟然还白白给钱?

    这回不仅让张荆二人一齐呆住,就连一旁的姜杏儿也是满脸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里面没有传出父亲的救命声,她还以为老爹被苏秦打劫了呢,这还是自己那一毛不拔的父亲吗?

    苏秦抖抖钱袋里的刀币,叮当作响。

    笑问,“好听不?”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