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大魏王侯 > 第七十章 暂且忍耐

第七十章 暂且忍耐

大魏王侯 | 作者:淡墨青衫| 更新时间:2019-04-30 21:5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明天未必有这么多。”李仪提醒道:“今天来的色目商人多,应该是前一阵到福州的海船过来的,他们去汀州或建州,也有是从漳州一路过来的。不可能每天都是如此,若是这样,一天两千贯,一年能收入五六十万贯,太夸张了。”
    “我都不敢信自己的眼睛。”傅谦现在很放的开了,脸上做出夺张的表情,引得众人一阵轰笑。
    徐子先微微点头,今天的数字是打响了开门炮,不过接下来不可能天天都是这么多,应该有峰值高低起伏,不过按保持的估计,一年二十万贯的收入是稳当的。
    这个钱能令他建起一个军的团练武装了。
    “确实如李公所说。”徐子先对众人道:“会有高低起伏,我想我们就按少了说,一年十来万贯,正好养一支千多人的团练,是不是?”
    众人心领神会,纷纷点头。
    “福州的各衙门,要打点一下。”李仪又提醒道:“我们开了一个新财源,眼红的人不少,打点一下,阻力和物议风评就要好很多。”
    “这事交给李公亲自去办。”福州的各官衙李仪好歹打过交道,承担这个任务相当恰当。
    李仪点头应诺,徐子先又道:“玄平兄就继续当大帐房,各关卡每天的估值收税,还有官庄的力役调派和现钱收入,这些都由玄平兄负责。”
    孔和赶紧拱手答应,徐子先又道:“府中的北楼辟出库房来收钱,由秦典尉派人轮值守备,要用钱,需要我的手书和孔玄平的印信,这样才好入册记帐。等盖好军营,再迁到营里去,公是公,私是私。”
    众人无不凛然,李仪掌总,孔平记帐,钱却给秦东阳这个武夫看管,一下子就分配的十分清楚明确,彼此制约防范,看似一点小事,能在短短时间分派的这么清楚,世子的智略手腕都很了得。
    “团练需要保举的官员名册,我会视最近诸公的表现来定。”徐子先又向着傅谦等人道:“长史,司马,录事参军,录事,司功,司仓,司帐,司法,司田,司兵,司士,这些官职,从长史到七参军,还有医学博士,校书,这些官职,从六品至从九品,都会各有差拨举荐,到时候,诸公在我府里的俸禄照领,官俸也是照领……”
    众人忙不迭的躬身致谢,傅谦更是神色激动,他到侯府报考吏职的时候只是想着能养家糊口,想也没想过,短短时间下来,居然还可能穿上官袍?要是真的,那可真是扬眉吐气,想到自己穿着官袍出现在妻子身前,妻子会有什么样的表情,什么样的眼神?还有家里的儿女,会不会蹦跳着高兴,也可能会怯生生的害怕自己穿着一身袍服?
    至于那些曾经狗眼看人低的亲戚朋友,那些羞辱过自己和讥讽过自己的人呢?那些喜欢说家长里短,聚集在镇子一角,经常用怜悯,嘲讽的眼神看向自己的三姑六婆?
    除了这些,还会有实际到手的权力,以及继续往上升的序列,国朝之中,没有序列就是没有,有了序列就有继续攀登的机会。
    不一定要有功名,只要立功,积劳而为官,就有了上升的渠道和本钱。
    这也是大魏太祖立下的祖制,吏职积劳,白丁因功。
    除了这些,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俸禄。
    长史和司马肯定是李仪和秦东阳的职位,傅谦瞄向的是录事或司帐,这是文职的辅佐高职,州团练下的录事或司帐应该是正九品,俸禄是月俸十五贯,还有粮食,柴薪,冬夏都有额外补助,一年好几百贯的收入,还有免役田亩和荫庇免役丁口……
    傅谦全身象过了电一样的舒爽,几乎每个毛孔都打开了的样子。
    “官职并不易得……”徐子先正色道:“时间尚短,我对诸位还不是太了解。而且正式开办团练之后,人手会大量增加,诸位要继续努力才是。”
    傅谦这才从飘飘然的状态警醒过来,他知道世子这是在提醒众人,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,想要这些官职,继续拿出诚意和努力出来。
    傅谦隐隐有些明白,又有些不明白,但这一刻他知道的只有自己唯有继续奋发努力,这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。
    “明天继续征税,不过牙将们只出一半人,多叫一些庄丁来服役就行了,有人闹事再派牙将出去,牙将还是以练兵为主,很快他们都要派上用场……”徐子先继续说道:“至于团练兵马,先到闽江对岸去张贴榜文,募五百团练兵丁,包吃住,月钱给五百,顿顿有荤腥,告诉他们,合格了之后就给军饷,按厢军,不,比厢军的军饷还要高。但要合格很难,军训期三个月,体力,技击,队列,服从,都要达到标准,还要看的懂旗号,听的懂金鼓,击鼓而进,鸣金而退,这一条做不到的,一律开革。”
    徐子先顿了顿,又道:“再派人手去各镇募人,募集一千人,争取五天之内把人手募齐,先要初选,年龄二十到三十五之间,体量身高中等,壮实有力,没有犯过事,有偷盗过的,干过脚行,牙行,在衙前效力过的,作奸犯科,在乡里名声不好的,一律不取!”
    众人闻言有些啧舌,以前办团练虽少也不是没有过,一般来说地方上有大灾朝廷就会放开一地的团练,募兵征取壮丁,以防地方生事。
    这是大魏家传国法,几百年间很少有百姓揭竿而起,这种祖传的家法相当有用。试想有大型的灾害,最不满的又有行动造反的当然是壮丁,把壮丁全转化为厢军或地方团练,他们反而成了当兵吃粮的人,转过头来又能征剿少数闹事的……虽然军饷节节攀高,仍然是值得承担的代价。
    一般来说只要是男子,团练就收,因为团练的待遇也就是吃饱饭,操练上头十分马虎,也没有上好的军器发给团练兵,众人这时才隐隐明白,原本以为徐子先要借团练掌握地方,同时开辟财源,现在看来,竟是真的要练好兵,保卫乡里。
    秦东阳和金抱一,吴畏三等武夫最为高兴,挑兵挑的好,练兵就事半功倍。
    这几十个少年再练一两个月就可以出师,到时候正好放到团练里当初级武官,可以更好的把团练在短期内彻底掌握。
    当然徐子先也会在团练里选择合适的壮丁提拔上来,不可能把团练都交给现在的人手来统带,漳州人,福州人,建州人,原本的牙将,后招募的,流民少年,过是要分成若干个团体,这样才最好操控。
    有些事徐子先自己也不太明白,前世今生,曾经是空头宗室,未掌实权,又是连学生会干部也没当过的死大学生,完全废宅,居然现在上手掌权,事事都寻得章法?自己转念想想,惟有可能是此前压力太大,朝思夜想的都是这些事,可见做事只要用心思,多半还是能找到切实的办法。
    当然现在还在纸上谈兵,到底顺不顺利,难说的很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第二天征收团练捐继续,同时镇上的商行大户开始派人送信,当然是要向各家的家主或东主报告这边发生的事。
    蒲寿臣最为着急,今天蒲家又来了一个商队,被征了百贯钱去。现在蒲寿臣走到路上去都担心被人笑成是冤大头。
    原本他是想硬扛不交,但看看那些手持长矟,背负硬弓的少年,看到他们眼中的桀骜眼神,和对徐子先尊敬有加的眼神,蒲寿臣能确定,如果自己当面硬顶,徐子先火大起来,给自己栽一个“军前惑众,扰乱军务”的罪名,当场叫那些少年护卫射杀了他,到时候找谁说理去?
    隔了两天,眼看蒲家几支商队都被收捐,消息已经逐渐流传开来,但并没有商人聚集闹事,或是绕道而行,可能那些带几千上万贯的色目商人觉得生意要紧,不愿耽搁时间,而本地的中小商人,也是觉得这个团练捐收的合情合理,真的办成团练其实是好事,加上对有钱的大商人收的更多,很多中小商人反而觉得心理平衡,不仅不曾恼怒,反是觉得相当的高兴。
    这就是徐子先抓住人们的心理,越有钱的出的越多,不怎么有钱的和没钱的,心里反而畅快。而有钱人毕竟是少数,如果是大魏的有钱人,能量大,徐子先就要小心谨慎,不过色目有钱人毕竟是外人,同时打压有钱人加外邦人,给人的心理感觉更舒服更爽快!
    蒲寿臣估计,就算是有一些色目商人上控告状,不管是安抚使司,或是提刑司,巡按司,又或是福州府,侯官县,三山县,没有哪个衙门会蠢到接这种状子!
    “见过兄长。”进入蒲府之后,蒲寿臣在一幢天方风格很明显的圆顶屋子里见到了蒲寿高,进了院子,双方都是换了白色长袍,彼此间用天方语说话。
    “这事我已经多方打听过了。”蒲寿高神色淡淡的道:“暂时还没有办法……要忍耐。”
    “要是这样下去,我们一年最少交过万贯……”蒲寿臣恨恨的道:“就拿他真的没有办法了不成?”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